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鸿坤财富刘畅:家族财富传承故事之爱马仕家族保卫战

鸿坤财富刘畅:家族财富传承故事之爱马仕家族保卫战

2019-11-15 10:38:03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39

  2010年末,举世闻名的两大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与爱马仕集团(Hermès)展开了公司股权之争,不仅在行业中卷起滔天巨浪,也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

  缺少家族企业的“护城河”

  20世纪90年代初期,家族成员逐渐增多的爱马仕与其他历史悠久的家族一样,遇上了不可避免的股权问题。如何在不影响到家族与企业的统一性之下,为部分家族成员提供退出通道?这成为摆在许多老家族面前的新问题。

  遇到家族成员变现股权压力的爱马仕选择了上市。上市圆满实现了部分家族成员的愿望,时至今日,爱马仕家族持有的股份市值高达150亿欧元,这意味着每名成年家族继承人平均拥有2亿欧元(约合16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财富。

  1993年,爱马仕IPO上市,出售25%的股份给公众,为家族成员提供了退出通道。但是,家族企业上市意味着家族可能面临丧失控制权的潜在风险。而作为爱马仕今天的强劲对手——伯纳德·阿尔诺当年就是从路易威登家族手中成功夺取控制权,凭借48%的资本金支出比例控制LVMH 64%的投票权。

  前车之鉴,在上市之前,让-路易斯·杜迈为爱马仕创建了股份两合公司组织架构。爱马仕的股权因此分布于有限责任合伙人与无限责任合伙人之间。有限责任合伙人(公众股东)仅以其出资金额对公司债务负责,而无限责任合伙人则以其全部资产对负债承担无限责任。

  爱马仕的唯一无限责任合伙人为埃米尔·爱马仕有限公司,有权任命或者解除公司执行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决定公司战略方向,对所有重大财务事项(担保、抵押、贷款等)进行决策,并拥有一票否决权。只有爱马仕第三代埃米尔-莫里斯·爱马仕与朱莉·奥朗德的后代才可以成为埃米尔·爱马仕的合伙人,直系后代的配偶也能成为合伙人,但仅能使用其收益权。换言之,杜迈通过股份两合公司架构,将公司所有重大权力都集中于家族控制的无限合伙人埃米尔·爱马仕有限公司名下,从而使得家族成员保留了爱马仕的永久管理权和治理权。

  杜迈搭建了家族城堡,也培养了忠诚可靠而能力超群的非家族职业经理人——帕特里克·托马斯。截至2010年底,爱马仕家族分支的各个控股公司,埃米尔·爱马仕有限公司的合伙人及其配偶、子女等70多名家族成员共持有爱马仕63%的股权及72%的投票权。杜迈通过股份两合公司架构为爱马仕的管理权和治理权提供了完美的保护,但是百密一疏,他并没有给予——作为企业最根本“责、权、利”分配结构的股权——以有力的保护。市场流通股和散落在多位家族成员手中的股票就是爱马仕股权城堡防备薄弱的后门,为日后LVMH的巧取豪夺埋下了伏笔。

  没有硝烟的股权争夺战

  2010年的秋天,爱马仕执行委员会主席、第五代家族成员贝特朗·皮埃奇接到伯纳德·阿尔诺的一通私人电话,称其持有爱马仕的股权。而数小时后的新闻发布会揭示,阿尔诺已经持有爱马仕14.2%的股份。让分散在法国乡间的爱马仕家族成员更为震惊的是,几天后的LVMH便将手中的股权提高到17%,之后迅速增加到21.4%,大约为流通股的三分之二。

  在清晰的监管法律条框下,爱马仕的家族成员万万没有想到,LVMH竟然突然宣布持有自家企业的高额股份,一夜之间成为家族以外的最大股东。为此,爱马仕家族强烈谴责LVMH非法进入家族企业。2012年7月,爱马仕向巴黎检察院递交诉状,控告LVMH通过“内幕交易”和“内外勾结”等非常规手段持有爱马仕股份,并存在操纵股价行为,要求对LVMH展开司法调查。而LVMH则在当天发表声明,该集团有关入股爱马仕的操作符合规范,并将提出反诉,指责爱马仕“敲诈、不实指控和不正当竞争”。

  成立家族控股公司赢得保卫战

  尽管悔不当初,但面对LVMH的威胁,爱马仕家族的回应十分出色,向全世界展示了家族的团结。经过股权重组,掌控超过半数股份的家族控股公司提供了较为完善的保护伞,但回顾惊心动魄的股权保卫战,如果没有强大的家族价值观与家族自豪感,分散在世界各地的74位爱马仕家族成员也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凝聚起来。

  正是基于爱马仕家族与LVMH价值观的不同,爱马仕家族警告说,如果爱马仕公司成为LVMH集团的一部分,那么追逐短期利润的无情压力将损害爱马仕品牌所引以为豪的工艺水平和家族传统,爱马仕将不再是原来的爱马仕。

  正是在家族价值观的凝结下,爱马仕家族最终保住了对家族企业的控股权,挫败了强劲对手的吞并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