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东方不败:黑木崖上描龙绣凤,针下尽是江湖风云

东方不败:黑木崖上描龙绣凤,针下尽是江湖风云

2019-11-08 19:52:11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107

作为金庸最为成熟的武侠权谋小说,《笑傲江湖》摆脱了《射雕》三部曲里正派武林的塑造,开始构建和刻画武林阴暗面的建立与壮大。进一步通过之前抱有大义,全民抗敌的武林到武林内部纷争不断,不断削弱武林自身实力的变化,进而被朝廷所征服和管辖的态势,来刻画民间武林的式微之势。

就《笑傲江湖》而言,从斗争的激烈程度和各大门派的资本与人员投入,几乎可以微缩成一部江湖版的《权力的游戏》。而且,在人物与情节走向方面,某些节点,《笑傲江湖》与《权力的游戏》其实又有着细微的重合。

首先,主导事态的是对权势最为漠然的人,令狐冲和�逅古倒亲永锖芟瘢�都是权利游戏里不当局的人。而最后,事态却需要这两个最无心权位的人来收拾残局。

而后,江湖的事态虽然波澜壮阔,但是最核心的危机在于魔教的侵袭以及五岳剑派内部的争权夺利。这一点又与异鬼入侵以及君临城与坦格利安家族的旧怨一样,是影响到整个七国之地根基的问题。

而时任魔教教主的东方不败,就是中原武林头顶上那柄时刻悬着的剑,威胁着整个武林生死存亡的关键。犹如夜王,时刻虎视眈眈的望着南方七国一样的存在。

最隐晦的存在却是最大的阴谋家

东方不败是一个异数,他前期是武林里少有的权谋高手以及标准的野心家。黑木崖曾经高手如云,但是经历十大高手被五岳剑派暗算殒命华山思过崖一事之后,魔教就剩下任我行等人强撑局面。任我行行事强硬,一身“吸星大法”练得不容小觑。

但是,东方不败居然能够在任我行的手下混得风生水起,一路做到副教主位置,最后因为《葵花宝典》反目成仇,为了抢夺《葵花宝典》,东方不败兵行险招,抢班夺权,将任我行囚禁西湖湖底,自己坐上魔教教主宝座,整理教权,让魔教势力迅速扩张。

而事情在杨莲亭出现之后变得微妙起来。原本极其有自己判断的东方不败虽然仍旧端坐黑木崖的宝座之上,发号施令的却变成了身份暧昧的杨莲亭。杨莲亭很明显的在借助东方不败的民意翦除魔教之前支持任我行的旧人,之前东方不败对于旧人的联合在杨莲亭手里变成了镇压。

这个苗头更加激化了黑木崖的局势,原本发展势头良好的魔教变得内讧连连,教内要求任我行出山的呼声开始出现。之后,曲洋离教,向问天叛教,任盈盈流落江湖。黑木崖变得四分五裂。

为此,向问天开始执行自己救出任我行,重振教务的计划。

东方不败从之前的阴谋家变成躲在深闺,闭门不出的人,是在夺得《葵花宝典》之后。他是典型的贪欲作祟的反面人物,人间权势在他手里获得了之后,就以为天下尽在我掌握了。强行自宫下,功夫变成独步天下第一人,心理却因此而扭曲。开始羡慕女儿身,想要做一个纵情恣意的女子。

所以他任由杨莲亭在黑木崖前大肆杀戮旧人来保障自己的安全感,自己全然知晓事态却依旧躲在后院刺绣娱情。对于整个黑木崖乃至魔教的事情,他过于自信,以为自己可以通过杨莲亭这个傀儡来一手把控,却因为不能适应变化,被任我行堵在了闺房里。

修习过《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在武术造诣上是有绝对自信的。以他的了解,集合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和令狐冲的华山剑法,就算加上向问天和任盈盈,他依旧稳操胜券。可惜他没有想到令狐冲面对实力过于强横的他,拿出了风清扬亲传的独孤九剑,用华山派几百年的精华剑术在招式精妙之上与他分庭抗礼。

所以,他在打斗的过程里,对这个剑术精妙的男子产生了倾慕之意。手下留情的同时,没有想到被他厚待的任盈盈突然下狠手对付杨莲亭,心神大乱之下被任我行和令狐冲合力击败,死于几大高手的围攻之下。

按照金庸的原始剧情,修炼了《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是整个《笑傲江湖》里最功力深厚的人物。他那神出鬼没的招数和连绵不绝的内力,已经凌驾少林方正和武当冲虚之上。作为任我行最佩服的那个人,不仅仅武功卓绝,心机盘算也是数一数二。

日月神教那么大的规模和复杂的内部派系划分,他加收杨莲亭依旧保留了足够大的影响力和规模。只不过他所追求的事物变了,整个日月神教也因为内讧而停止了向中原的渗透,要不然,等不到左冷禅和岳不群打得你死我活,事态早已经是少林武当这两大泰斗直面黑木崖的两元对立的局势了。

徐克有了他自己理解的女性化的东方不败

而最为反传统和为金庸所不原谅的徐克,却在他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里,将东方不败思慕女性的念头扩大化,变成了一种正面伟光正的表述方法。由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在整体剧情里,变成了一个由衷的确定自己身份的女性角色。

徐克意识里的东方不败更加自信和目标宏大。他已经不局限于日月神教内部的争权夺势,而是想要向朝廷抒发自己对于压迫的反抗,甚至由于对自己功夫的自负,产生了与朝廷逐鹿中原的念头。

但是任我行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当时将《葵花宝典》透露给他就是一步试探,也是一步兵行险招。东方不败痴迷权势,自宫修炼,武功虽然大进,心性却也大变。和原始版里变得阴阳怪气不同,徐克认为他追求女性的思维,反而变得柔媚而内敛。尤其是在遇见令狐冲之后,冲淡了对于权势的执迷,居然梦想着和令狐冲携手归隐,做世外之人。

可惜他与令狐冲不同,他在江湖的权势争夺里陷入过深。黑木崖的恩恩怨怨就连无心权势的令狐冲都卷了进来,他更是要对之前那些人的生死负责。所以,令狐冲等人闯上黑木崖总坛之时,他们的情义就只剩下了恩怨。

黑木崖上,他依旧是骄傲而自信的。言谈间言笑嫣然,轻而易举就挑起几个人的内讧。而且很享受将任盈盈与岳灵珊气得七窍生烟的乐趣。等令狐冲靠着自己的人品把阵容集齐,他依旧闲庭信步,一人之力将五位江湖里的高手玩弄在股掌之间。

可惜还是被情字所困,他依旧不愿意对令狐冲下杀手,反而因为对任盈盈下手太狠激发了令狐冲的独孤九剑。风清扬不世出的绝妙剑招是他所想不到的,所以,一着不慎紧接着就挨了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顺势一败涂地。

可东方不败就是东方不败,即使已经一败涂地,仍旧保有了最后一点女子的小算计。他用与令狐冲的秘密,让本来是死对头的令狐冲心里疑窦难解,一辈子纠缠在他的谜局里不得脱身。之后,红衣一点,如同血液一般,离令狐冲,离这个江湖,决然而去。

东方不败就是东方不败,哪怕他变不成女人。

不论是那些按照金庸原意拍摄的作品,还是徐克按照自己理解的东方不败而拍摄的作品,东方不败对于女性魅力的追求是导致他最后一败涂地的原因。而仔细想想,他对于权势的贪恋才是真正导致他一败涂地的根源。

当日,他对任我行构成威胁,逼得任我行用《葵花宝典》来引诱他自断后路。虽然坐上了教主宝座,他追求权势时杀过的人以及之后保有权势而杀的人,都积累成他日后必须还的债。而此时他过度自信,放松了自己管束黑木崖的手段,换成杨莲亭那赤裸裸用杀止叛的粗暴手段,反而逼迫原本拥护他的人转而去拥护了任我行,让任我行卷土重来夺回了黑木崖的掌控之权。

他自己身死事败,做了黑木崖一段笑谈。

徐克觉得他可怜,为他编排了一丝令狐冲的感情,让他的对手到老到死都记挂他的小算计。也为后半辈子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目标的他,留一点跳脱出江湖权势,真心相待的一点真情。

至于其他那些结束江湖纷纷扰扰,拥有一个和谐平静江湖的屁话,你就当东方不败失心疯了,才会说这等不符合他算计的,恍若梦话的风言风语吧!